母性

posted in: 博客

母性

早上十一点,我刚从十公里处回来。在马哈拉施特拉邦的Umred Karhandla野生动物保护区进行调查。我精疲力尽,期待着短暂的休息,然后我们再次出发,当时我家门口传来疯狂的敲门声。那是我的室友普拉亚克塔(Prajakta),她把我拖出了我的房间,走到宾馆的门口,令我们感到绝望的是,那只受伤的小叶猴躺在地上。我们意识到它一定属于白天居住在招待所内的同一支部队,并在夜幕降临时深入森林。

我们站在那儿几分钟,想知道我们是否应该干预。在做出决定之前,一支来自部队的雌性叶猴(可能是它的母亲)急忙将其捡起。她轻轻地将它放在树荫下,当部队的每个成员都焦虑地向前弯腰时,她静静地坐在它旁边。即使是通常精力充沛且吵闹的年轻人,他们也停止了滑稽动作,庄重地坐在受伤的婴儿周围。年长的女性坐在母亲旁边,在她抱着婴儿的时候爱抚着她,对它进行梳理和嗅探。她因失去孩子而感到悲伤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部队开始撤离,但母亲和受伤的年轻人呆在树下。她花了很多时间哄骗他们加入部队,但她还是紧紧抓住了她的孩子。

很快,我们不得不离开去继续我们的野外工作,当我们几个小时后返回时,看守人告诉我们小叶猴还没有幸存下来。我不能停止思考母亲对婴儿的关心以及她的部队如何在她周围集结。我一直记得这起事件,当时我听到人们说动物不会与它们的背包形成情感依恋-我在《乌姆雷德》中看到的恰恰相反。

免责声明:作者与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有关。本文中表达的观点和观点是她自己的观点,不一定反映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的观点和观点。

相关链接